思念是一种病

【叶修X你】追光者

  • 粉丝向

  • 没头没尾,2年前的硬盘文,改了一点点

 

“就这样吧。”

情事结束之后,你赤裸着身体站起来,背对着叶修拉开酒店的衣橱。暖黄色的灯光下,胴体温柔美好,不带情色之意。

叶修靠在床头抽烟,雾气氤氲,他的眸子也朦朦胧胧的。听你说话,夹着烟的手顿一下,叶修说了好。

一旦有了感情,只会给你们之间本不需要任何基础的交往带来麻烦。应该是想到了这一点,叶修才会不问缘由地点头答应。

你不会对他有感情。你至今记得你们第一次事后,也是这样温柔的烟雾里,你掉进陷阱,对他呢哝软语做出承诺。当时你轻轻将脸贴在他的胸口,他吻了你的额头。

而现在,你只留一个背影给叶修,对着衣橱站了一会儿,一会儿之后,才轻轻嗯了一声。

你没有回头,微微俯身,一件一件把自己的衣服拿出来。先是内衣,再是T恤和牛仔裤,动作窸窸窣窣的。

再回头,你已经穿戴整齐地站在叶修面前。

“你要走?现在?”叶修转头看了一眼窗外,顺手掐了烟。

窗外一片黑色,此刻是半夜。

“嗯,现在。”你微笑。

叶修看着你这个笑容,终于还是没有再说什么。他会不会如你一样不合时宜地想到,第一次看到这个微笑的时候,也是你在说话。并且声音平淡,丝毫听不出笑意。

当时你说,我是个演员。

 

叶修看了你很久,你微笑着眨眨眼。

真不幸,你想。你的眼睛马上就要红了,就要被看出来了。

叶修掀开薄被下床,只穿了一条内裤的身体上,每一处肌肉的线条都勾勒恰到好处。他走到你面前,伸手触碰你的后颈,食指和中指的指腹略略施力,你被压向他——

叶修最后还是没有吻你,唇瓣凑到你的耳边,低语:

“你不仅是演员,而且是好演员。”

 

你的脸靠在他的肩上,你的视线越过他,落在洁白的墙面上,却对不上焦距。你的眼角渐渐红了,但没有一点异样。你的声音很淡,也很平静,和彼此记忆中的别无二样。

你应了声。

“嗯。”

 

回到自己独居的小公寓,你把鞋丢在门口,赤着脚走进屋子里。

你盘腿坐在柔软的地毯上,对着面前的蓝光电视发呆。过了一会儿,你从电视机下面的柜子里翻出一堆碟片,上面都印着同一个男人。有时候他是主角,那就得到一张特写。有时候他是配角,或者只是客串,那就被分到一个小角落去。

你一张一张地理,最后又尽数放回去。

你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直接在网络上搜索。点开搜索页面,她想了一会儿,捏着遥控器摁几下,一部电视剧跳了出来。

《我的少年》。

 

叶修在里面是男主角,一名不良少年。

你则饰演他的妹妹,是一个对哥哥充满了复杂情感的角色。一边过分崇拜他,单亲家庭的背景使她将哥哥视作精神上唯一的寄托,一边又极度厌恶他的混混身份。这种强烈又矛盾的情绪撕扯着她,时常让她深陷痛苦的沼泽。

本来,像这种矛盾的小角色未必讨喜。但当电视剧进度进入完结倒计时,你的人气一天更甚一天。全剧终当日,更是达到了一个巅峰。

随着剧情的深入,各个角色粉墨登场,主角兄妹的过去才渐渐浮出水面。妹妹一边渴望哥哥变回曾经那个阳光少年,一边又嫉妒着这一切的改变源于他对女主角的爱恋。裹挟着刀片似的负面情绪几乎要撕裂了她,以至于她无法维系外在那个乖乖女的形象。

终于,在一个雨夜,你不管不顾地冲到女主角面前,哭嚎着与她当面对峙。

 

秦浅应声开门,看到面前浑身湿透的女孩露出惊讶的神情。

“小夏,你怎么来了?快进来,我给你擦擦。”

秦浅说着已经转身去找毛巾了,却发现小夏垂着头不动,水珠一滴一滴汇聚在发尾,最后流下一小股细细的痕迹。

秦浅皱了皱眉,把她拉进来,一直带进了盥洗室。她拿出一条毛巾,温柔地覆在小夏的头上,嘴里不住念叨着:“你哥哥呢?这么大一个人了,自己不知道照顾也就算了,怎么对妹妹都不知道好一点。”

语气轻柔而且亲昵,带上一点理直气壮的抱怨。

小夏慢慢抬起头,看到镜子中的自己。

苍白的脸,漆黑的发。

她一双眸子黯淡无光彩,她说:“我恨哥哥。”

喋喋不休的话终于停下来:“……什么?”

小夏转身,偏了偏头,雪白的毛巾落在地面瓷砖上。她拽着秦浅的衣领,笑了。

“也恨你。”她小小声说。

 

她的表情似哭非哭,似笑非笑,泪珠大颗大颗地从眼眶里滚出来。秦浅不知所措,小夏突然扑进她的怀里,直接令她跌坐在冰冷的地面上,她下意识护着怀里的女孩儿。

小夏的声线陡然变得尖锐,她开始嚎啕大哭。秦浅犹豫许久,一只手还是落在小夏的背上,一下一下,温柔抚摸。

过了很久很久,天旋地转。

小夏抽抽搭搭,用早已喑哑的嗓子,满怀天真烂漫的口气说道——

“可是我好喜欢他啊。”

 

你把下巴搁在膝盖上,抱膝而坐,没有神采的眸子看着电视上的那一幕怔怔出神。你歪了歪头,脸颊贴在粗糙的牛仔面料上,上面湿漉漉一片。

所有人都在夸那一幕,与你对手的苏沐橙不会知道,导演不会知道,编剧不会知道,叶修不会知道。

你争取着每一个可能与他更接近的机会。你走过很多路,见过很多人,做过很多事。最终在他处于巅峰却陡然息影的那段日子,你也曾崩溃过。你哭过,骂过,天亮的时候,你看着窗外曦光,光也看着你,看着你脸色苍白眼眶红肿,看着你单薄的身躯满身酒气,看着你从无措变为坚定,光终于照耀进你的眼底。

自始至终,你都完美出演了你的角色。

你是最虔诚不过的追光者。

 

评论(4)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