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摸的猫咪

【叶all】大地 2.

分级:NC-17

场所:无人的办公室


“15岁的小狼崽,日天日地日成年”




王杰希从未想过有朝一日竟会在自己的班级门口徘徊而不敢进去。

冷静,王杰希。

再不进去,课,就要迟了。

王杰希在门口给自己做心里建设。终于觉得差不多了,他抬起脚——

“老师,上课了你怎么不进去?”

一个声音陡然在他身后响起。王杰希深吸一口气,一转头看清来人,硬是把已经挂到嘴边的“既然知道上课了你怎么不在教室里”生生咽了回去。

是叶修。

叶修似乎是知道他想说什么,低下头笑了笑,解释说:“我刚刚去办公室找你,你不在。我又等你,你不来。”

哦,那是我故意没去的。王杰希心虚地转过头。

叶修伸手按在他肩上,推了他一把。

“总之,我们进去吧。”

站在讲台上,王杰希扫视全班。叶修就坐在下面,漆黑如墨的眼睛眨也不眨盯着他看。他忽然就镇定下来。

他清了清嗓,说:“上课。”

于是他的班长起身,眸子依然只看着他,接过了他的话。

“起立。”

 

下课后,叶修依旧像往常一样,为王杰希整理好课上使用过了的实验器材,装进塑料筐里,拿在手上,站在他身边,等他一同去实验室。

王杰希是化学老师,同时也是班级的班主任。新学期开学已有一段时间,但王杰希一直没有选出自己的科代表,而是由叶修兼任。学生们,包括老师,也都习惯了班长一人分饰两角。

但在今天,王杰希就不太习惯了。

他们走到实验室门口。王杰希绷着脸摸出钥匙,半天都没能把钥匙插进钥匙孔。叶修就在他身后,端着器材,很耐心地等着。他越是不说话,王杰希就越是紧张。

见王杰希越忙越乱,叶修叹一口气,向前迈了一步。他把手里装器材的塑料筐递给王杰希,王杰希下意识地乖乖接过,看到叶修拿了他的钥匙串,轻而易举就开了门,顿时有些尴尬。

他抱着器材亦步亦趋跟着叶修走进实验室。叶修把器材接过来,熟门熟路地放在实验台上。王杰希正要说没事可以走了,叶修猝然转身,修长的手臂伸向他身后,关上实验室门的同时,也把他按在门板上。

这是王杰希第二次这么近看到叶修的眼睛,璀璨、深邃,如星子。他只觉得呼吸都困难。

叶修的右手按在他的左肩上方3厘米,脸颊左侧5厘米处——天晓得他只能靠估测长度来转移注意力,极力压低自己的心跳频率。

叶修的脸一点一点靠近,脸上看不出情绪,但面部线条却有着不可言说的柔和感。他把脸埋在王杰希的肩窝里,另外一只手悄悄搂紧了他的腰。

“——你别躲着我。”

他的声音,比叹息还要更轻。

王杰希也说不上来,那时的他,心里究竟是什么感觉。只是觉得心脏被一双粗糙的大手狠狠拿捏住,厚重的茧几乎压得他喘不过气,生疼生疼的。但又是饱涨的,满足的。

所以,当叶修小心翼翼地靠近他时,他伸手勾住了他的后颈,任由他把薄唇覆下。

 

有些人,有些事。

一旦逾矩了,那就再也回不去了。

 

那天之后,叶修一直没有更进一步的举动。王杰希见了他依然会不自觉移开视线,又会在他没有注意到的时候,目光追随上去。

他在心里嘲笑自己,不过是个孩子,又哪里会懂什么叫做更进一步的举动呢?只怕是连感情都看不分明。

说出来的话,泼出去的水。


便是沧海桑田/我不曾后悔


“这样就是大人了吗?”

叶修取下安全套,在开口处打个结,又从王杰希桌上找出一个塑料袋把它装进去。叶修凑近了他,亲昵地吻了吻王杰希的耳垂:“我是第一次哦,老师。”

王杰希把脸深深埋进叶修的肩窝里,湿漉漉的头发紧贴着他的脖颈,一只手无力地勾着他,一只手缓缓下滑,抚摸少年人干净的腰线,苦笑。

——谁不是呢?

少年还在他耳边低语:“我们找一家酒店,清理。好不好?”

征求意见的尾音微微上翘,仿佛撒娇似的,一声一声撞在王杰希心上。但他还是说:“你不回家?”话一出口,才知道自己的嗓子哑到了什么程度。

“我没有家。”

王杰希看着叶修那张神情寡淡的脸,似乎从他棱角分明的脸上窥出了点点寂寥的端倪。无端的,他的心又一次开始疼了起来。这一次,是钝痛。

顿了顿,叶修又状似无所谓地改口道:

“我的家里,没有人。”

 

洗完澡出来,王杰希看到叶修眨着眼睛在床上等他。

他没有矜持,订的房间是大床房。叶修把装进了塑料袋里的安全套扔进了酒店的垃圾桶,这让王杰希的感到惊讶又熨帖——如果随手扔在办公室,若是不慎被谁发现了,无论如何是解释不清的。

本以为叶修还想要再折腾他一次,王杰希认命地钻进被窝。空调温度开得很低,叶修游鱼一般钻进了他的怀里,竟没再多说什么,无声无息地睡了。

王杰希长久地看着怀里的他,俯下身,温柔地吻了吻他的眉心。那是一个轻如蝶翼的吻。

终究还是陷进去了啊。




秋名风景独好(。


评论(72)
热度(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