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摸的猫咪

被偏爱的有恃无恐

【叶all】大地 4.

“15岁的小狼崽,日天日地日成年”



“明天会去游乐园。”

黑暗中亮起的白光十分醒目,短信提示音将喻文州从回忆海里捞上来。他久久地看着这七个字,指腹一下一下划过光滑的屏幕,嘴角牵起一个弧度。

并非报备什么,他们的关系还不至于到这一步——只是单纯的分享。虽然或许无法感同身受,但喻文州几乎能想象到叶修此刻的神情。毕竟,他已经到了难言开心,主动找他分享的地步了。

该说,不愧是个孩子吗?

……他很荣幸。

“是月见游乐园吧?”手指点点,他回复道。

明天,他会更开心吧。喻文州望向窗外。黑夜墨色翻涌,他温和地笑了。


那次住院,叶修不肯在医院里多呆。几个检查下来,确认身体已经没有大碍,只待静养,叶修更是闹着要出院。喻文州是事事顺着他的。他又不愿意回家,喻文州估摸着他是不愿意让家长知道这事,便将他带回自己的住处,悉心照顾。

他是那巷子附近一间酒吧的老板,常磐路上。虽说是个外地人,但来到这座城市已经有几年,酒吧算是小有名气,也有了固定的一批熟客。

酒吧有间独立房间就是他的住处。他带叶修进去的时候,店里的客人都友好地向他问好。他先安顿好叶修,走出来便看到吧台的调酒师对他笑。

“老板,原来你喜欢年纪小的啊?”调酒师挤兑他,但笑容是善意的。吧台附近几位熟客也纷纷跟着起哄,音量控制在适当的范围之内。

“别闹。”喻文州笑了笑,“他和我们,不是一路的。”

原本有些热络的氛围顿时冷场。其中一位客人面露犹豫之色,张了张嘴,却又不知该说什么好。

“放心吧。他对……这个,没什么恶感。”喻文州让语调变得轻松起来,“毕竟还是个孩子。”

“但愿吧。”有人说道。

调酒师擦拭高脚杯,在一旁转移话题,问喻文州:“是你朋友吗?”

喻文州不置可否,只是说道:“会在这里住一段时间。大家还和以前一样就好了。”

原本这些人还有些惴惴,又好奇喻文州与他带回来的那少年同吃同住,何以至此。但叶修与他们并不生分,言谈之间也与待常人无异。酒吧的人放松下来,就在那短短几天里,与他混熟了。

“小叶同志,来喝酒啊——哥哥请!”一位姓李的客人是这里的常客,为人豪爽,自封叶修的哥哥,最喜欢逗弄他。这时候,别人就会笑他,会说几句“作弄小孩子算什么本事”。

叶修呢,这个在大家嘴里的“小孩子”,则会撩起眼皮,不咸不淡地说出这么一句话来:“向未成年贩卖酒水,你这怂恿人是要连坐的。”

周围人就开始起哄,笑得更欢了。

这李大哥被呛了还不服输,说道:“未成年还不给进酒吧呢,这你怎的不说?”

“这你要问老板了。不过现在,老板就在你边上,你就不怕,”叶修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毁尸灭迹呀?”

这回,就连一旁的喻文州都忍不住笑了起来。他摇摇头,很配合地说道:“老李,今天你就别想从这里出去了。”

头一次见着老板这么配合的,大伙儿一听都乐了,群嘲老李。李大哥被众人的口水淹没。他佯装愤怒,吼道:“刚刚是谁说我欺负人的?谁说我作弄人的?我和你算账来了。瞧我被这小崽子欺负成什么样子!”


“游乐园?”

晚上,韩文清躺在床上,陷入周遭的夜色里,脑中不期然回响起几小时前的对话。

他还记得叶修抬起头看着他的时候,脸上的表情除了惊讶以外,看不出旁的什么。他不由得有些挫败。

“明天是礼拜天。反正这个周末也没什么事,我就想带你出去玩一玩……呃,还是,你不喜欢?”韩文清语无伦次地解释道。

他是真的不适合奶孩子。以前他还是小警官的时候,偶尔会帮着照看走失的幼童。小孩子看到他一脸凶相就会开始哭,怎么哄都停不下来。如果韩文清想要抱抱孩子安慰一下,但凡他有这个意思,孩子们就会嚎啕大哭,哭得撕心裂肺惨绝人寰。韩文清一走,他们就不哭了。

路过的警察看不过眼,狠狠瞪了他一眼自己上。

韩文清安慰自己,那是因为人家女警会哄人,性别优势在所难免。他假装没看到张新杰随随便便能把小孩子哄得服服帖帖。

叶修倒是不怕他,也从来没因为他哭过。他怀疑这小狼崽子就没哭过。只是几年未见,韩文清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些什么,来让他露出笑脸了。

本市的杀人案又新增一起,杀人犯仍然不知所踪。尸体是在郊区找到的,所以这回依然没有被大范围披露此事,只是不知道,这该算是幸事还是讽刺。必须尽快结案,不能引起市民恐慌。上面施加了压力,局里再施压,毫无头绪的韩文清心情暴躁非常。副手见他状态不佳,建议他外出走走,调整心情。

韩文清想了想,接受了他的好意。他花了一秒钟决定“和谁去”的问题,再花了整整半天时间去思考“去哪里”。想得脑壳儿都疼了,他也只想出了最最烂俗的游乐园。烂俗就烂俗吧,如果他能喜欢那就什么都好。韩文清的愿望是无私美好的,而他面对的反应是——

叶修:“噗。”

韩文清很警觉:“你笑了。”

叶修面无表情:“没有。”

韩文清悄悄脸红了,他觉得尊严受挫:“你就是笑了。”

叶修依旧面无表情:“没有就是没有。你好烦啊。”

韩文清:“……”

“你好烦”三个字深深伤害了韩警官的铁汉柔情。

“你真信啦?”叶修这下是真的笑了。

随后叶修神色一变,变得极为认真,一字一句仿佛能够镌刻至人心底:“我很开心。明天我会早起的。”

回忆到此处被生生掐断。韩文清紧绷着双手把被子拉上来盖过头顶,遮住了燥热的脸颊。

赶紧睡吧,明天要早起的。


第二天,韩文清顶着黑眼圈起了。

叶修已经在盥洗室刷牙。他穿着简单的背心裤衩,贴身的布料描绘出少年人挺拔的身形,修长洗练的身体已经有了成年人的架子。他微微躬下身子,一手拿着杯子,一手拿着牙刷,发丝垂落在眼前,轻轻扫过翘起的睫毛。他的侧影自然流露出一股居家、宜人的味道,俗尘烟火气都因此而变得拥有了温暖人心的巨大力量。

——以人一种错觉,仿佛这就是一辈子。

韩文清靠在门板上,静静地看着他。

叶修洗漱完毕,一转头看到韩文清,手里捏着的毛巾还擦着脸,有几滴水滴滴落在瓷砖地面上。

韩文清牵起嘴角。

早——

叶修奇怪地看着他,说:“昨天怎么没注意到——你执勤的时候被打了?”

韩文清:“……”

他走到镜子面前,看清了自己脸上挂着的黑眼圈。

“……嗯。”

他勉强应了一句。


如此折腾了一会儿,两人出门的时候时间还算早。韩文清拿着一串钥匙要去车库取车,叶修却按住了他的手:“我们走过去吧。”

韩文清看着叶修弯起的眉眼,身体比大脑的反应更快,话语脱口而出——

“好。”

叶修笑了,拉了他便走。韩文清的手腕被他牵着往前走,也笑了。不过在他的脸上,就算是笑意也总能显得有些凶神恶煞。叶修一回头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张脸,忍不住哈哈大笑。

韩文清明白他笑的什么,虽然有些郁闷,但看着他的笑脸,自己的心也跟着雀跃。

月见游乐园和他们的家相距不远。很快他们就走到目的地,买票入场。

叶修看上去真的挺开心的。这让韩文清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叶修昨天的表情让他以为小家伙是安慰自己才答应的,并不是真的很想来这里。白白担心一顿,韩文清放松下来,陪着叶修投身进了各个项目。

他们一人一辆碰碰车,在场地里见缝插针地钻来钻去。一眨眼不见了叶修,下一秒韩文清的车尾就被狠狠撞了,直直把他撞上低矮的护栏。他一转头,看到了小狼崽在他身后,一只手握着方向盘,一只手伸出两指贴着太阳穴向他致敬,得意地露出一口白牙,张扬肆意。一局结束后,韩文清竟有些意犹未尽。对上叶修亮亮的眼睛,他二话不说,迈开长腿又去买了两张票。

他们坐了海盗船。当船身越荡越高,再从高处猛然坠落,那一瞬间的刺激是无法言明的。韩文清就坐在叶修身侧,荡到最顶端的时候他转头看去,发现韩文清紧咬下唇,面色铁青。猝然落下的时候,上空还飘荡着叶修孩子气的笑声。

下了海盗船晕晕乎乎的韩文清还被叶修忽悠进了旋转木马。他一个成年男人坐在白色小马驹上,手脚都放不开。而叶修翘着腿大爷似的紧贴他坐在隔壁的马车里,眉眼弯弯言笑晏晏。韩文清难得闹了红脸。

……

“我想吃棉花糖。”看到棉花糖的小摊子,叶修对韩文清说完,就跑去买了。

韩文清木着脸找了一处长凳坐下,撑着脸按了按太阳穴。

韩警官行事大胆,认真负责,但心里有那么一件难以启齿的事儿——他不敢玩游乐园的高空娱乐项目。他会怕,还会晕。韩警官可以面对为非作歹的凶恶歹徒保持镇定,也可以面不改色完成各种危险任务,但如果要他坐一次过山车之类的设施,那简直要了他的命——

“尝一尝?”

叶修走到韩文清面前,弯下腰,把自己手里的那串棉花糖递过去。东西就在嘴边,韩文清不知该怎么拒绝这幼稚的玩意儿,只好张开嘴衔了一小口。

很甜。

叶修收回手,毫不介意地一边吃一边说:“那边有机器,老板说可以自己做,我就去试试了。”

自己做的?

韩文清坐直了身子:“那还有没有……”

一抬头,他就看到叶修手里只剩下一根光秃秃的竹签了,注意到他的目光,还晃了晃。

“……”没有了。

韩文清莫名有点郁悴。

叶修看着韩文清的模样,笑了:“现在想要了?”也不等韩文清做出反应,变魔术一般又拿出了一串棉花糖,就在他一直背在身后的左手上。叶修递给他:“你吃。”

韩文清微怔,看着手里完整洁白的棉花糖,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小心地咬了一口边缘,甜得能沁入他心底。

太甜了。

然后他就听到了叶修的提议:“那边是过山车,我们去坐吧!”

韩文清差点把竹签咬下去。


叶修在进场前还有些担忧地回头望了一眼韩文清。韩文清站在地上,微笑地冲他挥手,目送他坐上过山车的座位。工作人员为他扣下防护措施。

韩文清一时恍惚。

“你不会走吧?”听到韩文清不陪他一起,叶修第一反应不是别的,居然是神色古怪地问了这么一句话。

“不会的。”韩文清向他保证。

下一个,玩点舒缓点的娱乐项目吧?总是听人说摩天轮是游乐园必玩项目……韩文清还没有来得及更深入地思考一下,手机铃声就响起了。

“你好。”他看也不看便接过。

“韩队,很抱歉,你的周末可能要提前结束了。”那头传来了下属冷静自持的声音,却难掩焦虑,“新的尸体在常磐路上被发现,目击者是一名环卫工人……”

“等等,”韩文清急切地打断他,“那不是在……”

“是的。”对方肯定了他,“那里是闹市,附近又是九中。如果被大面积报道这件事,场面不可控制……”

九中,那不是叶修的……

“尽全力封锁消息!”韩文清当机立断吩咐道,“我马上赶过来。”

通话结束。他仅犹豫了一下,就拨通了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紧跟着,系统自带的铃声,冰冷又无情,不知疲倦地在他的口袋里一遍一遍响着。韩文清这才恍然——叶修在坐过山车前把手机托付给他了。

他僵在原地,任凭铃声继续,刺耳哀鸣。

如何是好?


叶修从过山车的出口处走出来,望着原先站着韩文清的空地一言不发。他在原地静默了一会儿,转身离去——

“大哥哥!”一声清脆的呼唤从背后传来。

叶修的步伐顿了一下,继续往前走。

“大哥哥,请等一等!”那个声音还在继续。

叶修终于转过身。他奇怪地望过去,一个娇小的身影冲了过来,来不及停下,直直撞进他的怀里——

一个约莫十一二岁的小女孩抱住了他的腰,仰起红扑扑的小脸,对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大哥哥,我有东西要给你。”说着,她打开了身侧的小包包,从里面捧出一部手机,端端正正递给他。

大哥哥?自己应该不至于被只比自己小几岁的女生这么喊吧?他看起来年纪很大?叶修有些无奈,却也没说什么。大概没有谁能对这样一个天使般的女孩子说什么。他伸手接过,看了看,确实是他的手机。

他看向女孩,用的是询问的目光,但其实心里已经明白了大半——

“是一位叔叔托我给你的。”女孩儿甜甜地笑了。

叶修已经解锁屏幕,看到通知栏一则“未接电话”提醒,面上不动声色,心底却道果然如此。他弯下腰,摸了摸女孩儿的头,露出了一个极轻极浅的微笑:“谢谢你。”

女孩儿笑得更灿烂了,她笑眯眯地表示自己很开心能帮到他,又有些惊喜地收下了叶修兜里揣着的一颗大白兔,笑声像银铃一样动人。

叶修一手插兜,另一只手托着手机编辑短信,离开了熙熙攘攘的人群。

“你在哪里,我想见你。”

发送。


他没有等到回信。


“沐橙!”

苏沐橙转过身,看清来人,小雀儿似的小跑过去。“哥哥!”到了苏沐秋身边,她假装抱怨了一下,“你好慢哦。”

“对不起对不起。一时半会儿没找到厕所,问路花了点时间。”苏沐秋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等急了吧?”

“才没有。”苏沐橙仰起小脸儿,“我和一个很好看很好看的大哥哥在说话,一点也不急的。”

“什么?”苏沐秋急忙问道,“他有没有对你做什么?”

苏沐橙摇摇头:“我还想和他多说几句话呢,可是他很快就走掉了。他不是坏人啦。”接着,她把有人托她转交手机的事告诉哥哥。“是我主动和他说话的。”苏沐橙说。

“他没有给你什么东西?”苏沐秋还是不放心。

“哦,有的。”苏沐橙从小挎包里东摸摸西摸摸,摸出一颗大白兔奶糖,“他给了我这个,就走了。”苏沐秋急忙要拿过来好好检查一番,却没想到妹妹的动作更快,三下两下就把糖纸剥了啊呜一口吃下。

“哎呀。”苏沐橙说。

“怎么了怎么了!”苏沐秋如临大敌。

“真甜。”苏沐橙甜甜笑了。

“……”

苏沐秋算是暂时松了一口气,松了一口气之后心里却越想越不是滋味儿。他酸溜溜地问苏沐橙:“沐橙,你和我说实话,我和你说的那个大哥哥,谁更好看?”

苏沐橙眼睛眨也不眨一下:“当然大哥哥。”

苏沐秋做出一副恶狠狠的样子:“你再说一遍。”

“你要我说实话的啊。”苏沐橙一点儿不怕他,看了他的表情立场更坚定了,“哥哥你这样好丑哦。”

“……”苏沐秋大感受挫。威逼不成他就开始利诱:“好沐橙,要不要棉花糖?”

苏沐橙眨眨眼睛,笑嘻嘻地推他一下:“好啦,你也好看。”

什么叫“也”?没能听到预想中的回答,苏沐秋郁闷地跑去给她买棉花糖。

苏沐橙看着哥哥的背影,想起那个叔叔请他帮忙时的情景。那个叔叔长得有点凶,不过她不怎么怕他,因为他是和那个好看哥哥是一起的,肯定不是坏人。

那时,韩文清尽可能地让自己看上去亲和一些,而不是仅仅靠肌肉牵动面部表情。他拿出叶修的手机,请她帮忙转交。他正要给她描述叶修的长相,苏沐橙却打断道:“我知道他!”

韩文清大感意外。

她跳下长凳,小手指指了指过山车的方向,笑得烂漫:“我有印象。是不是那个很白很好看的大哥哥?”苏沐橙没说的是,他们在这里吃棉花糖的时候她就注意到了。她好羡慕。

“啊……是的,就是他。”韩文清想到女孩口中“很白很好看”的那人,紧绷的脸色稍稍缓和了一些,“那么,就拜托你了。”

“嗯!”那时候,她用力点头。

再抬头,苏沐秋已经回到妹妹身边。苏沐橙接过棉花糖,咬了一小口,心满意足地弯了弯眉眼,点评一句:

“我哥哥幼稚死了。”

苏沐秋:“……”

你哥哥气死了。



在爆字的康庄大道上狂奔不止😭


评论(56)

热度(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