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摸的猫咪

被偏爱的有恃无恐

鲜衣怒马少年时

少年人的想法总是很简单。

请最好的朋友,喝最烈的酒。兴致上来了,微笑看着他对着面前走过去的火辣姑娘吹口哨,对着姑娘红俏的脸儿哈哈大笑。

喝到最后,两个人踉踉跄跄相互扶持着走进一家破旧的旅社。偏偏老板娘是个十足负责的,不给进,硬是要看身份证。叶修一个出门连钱包都不会带的人,从口袋里掏出几张皱巴巴的纸币意思意思搁在台板上就不管了,歪着头,一脸无辜地看着韩文清。

最后韩文清黑着脸把自已手上的名表押在女人那。两人摇摇摆摆进了房间,齐齐摔坐在床上。

他们肩膀靠着肩膀,头碰头。两个少年人突然一起笑了起来,爽朗的笑声充斥着整个房间。

没想到你这家伙有点意思。叶修说。

我这家伙没啥意思。韩文清说。

叶修觉着吧,他说得不错。

他们的距离近到一扭头就能接吻。

为什么会是接吻啊?叶修不满。

韩文清哪晓得,他的脑子糊住了,正常的思考能力早就晕在刚才的烧烤摊那儿了。

他的眼睛可真亮啊,黑葡萄似的。韩文清晕晕乎乎想着。他看着叶修的嘴唇,也是亮亮的,他知道自己肯定也是,刚刚吃的辣椒油还在嘴巴上沾着。但韩文清就是觉得叶修和他不一样,叶修的唇形很好看,很薄,刀片儿似的。

听说嘴唇薄的人都很薄情。

韩文清听到这话的时候,下意识扭身躲到了树后。女孩儿苦涩的声音飘荡在小树林上空。韩文清心里其实也挺苦涩的,他一面后悔为什么要挑这条路走,一面后悔为什么要躲起来。

现在好了,怎么走都是错。

时近深秋,叶修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白衬衫,解了两颗扣子的衣领被风吹得动了动。叶修就这么看着女孩儿走远了,神情不悲不喜,薄薄的嘴唇抿成一条直线,似乎有下撇的趋势,又似乎只是错觉。

不过马上就出现在他面前的叶修可不是错觉了。

你看上去似乎很开心啊。

叶修的眉眼略略上挑,这回唇线勾勒出一个锋利的弧度。

韩文清莫名其妙。

至于那么明显吗?

 

当初被说薄情的嘴唇现下沾了油,吃多了辣,还有点儿肿。看上去薄情不再,看上去还很适合接吻。

于是韩文清就凑上去亲了一下。

说是亲,其实是轻轻咬了一下差不多。也许是他们都喝多了,也许是他神志不清云里雾里了,也许是当时气氛太好……他们正是荷尔蒙旺盛到无处发泄的时候,应该是对着姑娘水灵的眼睛白嫩的后颈遐想连篇的时候,不会也不该对一个同性有什么出格的想法。

他只是醉了。

再神志不清,韩文清也知道这些狗屁理由有多站不住脚。可是他不想去找理由了,他也没力气去找理由了。

韩文清亲了一下,还想再亲第二下。

他就真的又贴过去了。

叶修却在这时偏过头去,两人的呼吸交错,堪堪错开。

韩文清皱了皱眉,再靠近一点。

叶修轻轻笑了。他说话了。

他说:“沐秋,别逗我笑啦。”

 

温暖的室内,身上包裹着厚厚的羽绒服,但韩文清还是冷得浑身都颤了一下。

但他想,再怎么冷,也是比不过外面那个人的吧。

苏沐秋站在门外,裹挟着一阵寒流,短浅的呼吸都冒着白气。他的双手给冻得通红,脸色却是白了又白,染上了些许不太正常的红晕,紧攥着门把,指节处泛着白。

过了好久好久,他才露出一个笑容:“叶修,我来接你了。”

 

>>>

 

韩文清喘着气从梦中醒来。

他从床头柜那儿抽出几张纸擦汗。汗水黏腻在他的额头、耳后、脖颈、后背上。

无处不在。

为什么会突然想起那么久以前的事?

他拉开薄毯下床,走到窗边。凌晨两点,韩文清看着窗外灯火通明的城市夜景,神色明灭不定。他想到白日里苏沐橙说的“叶修酒量是不好,但他从不会让自己真的醉倒”,想到曾经与那人形影不离的少年目光中日渐清晰的情愫,又想到了那时年少的他自己……

这个人,就连拒绝都是一箭双雕。

论算计,怕是没人能比得过他。

他叼起一根烟,摸出手机,编辑短信,发送。

把手机搁在窗台上,他缓缓吐出一个烟圈。

——而那人的邀请,只怕也是没人能够拒绝吧。

 

手机的振动提示音在黑夜里被无限放大了。

叶修拧着眉睁开眼,莹蓝色的提示灯亮得刺目。他伸手摸过手机,点开一看,新送达的信息成功止住了他被吵醒的坏心情。

他下了床,靠在窗边点上一支烟,薄唇吐出一口雾气,嘴角扬起。夜晚的霓虹灯投在他赤裸的身体上,肌肉的线条美好而流畅,如梦似幻。

窗外,万家歌哭。


评论(33)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