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摸的猫咪

【叶all】大地 6.

糟糕的复健



“方锐!”

叶修单脚撑地,线条流畅的山地自行车稳稳停在了方锐家门前。

“你来啦。”方锐说着,一边把手里的面包片往他嘴里塞了一片,“你今天真慢,我们会不会迟到啊。”

“睡过头了,早饭都没吃。好饿。”叶修张嘴就着他的伸过来的手咬下,嘴里叼着面包片,声音也是含糊不清的。他一脚蹬上踏板,瞬间就离方锐有几米远,回头道:“我们快点儿吧!”

“哥,你以前那车不要了?”方锐跨上他自己的小捷安特跟上,语气中难掩羡慕,“新车真酷!”

“眼光不错。”叶修吞下最后一口面包,“我原本那辆不是拿去修了么,修车师傅说牺牲得太壮烈,还不如当废铁卖了。叶……嗯,我爸就让我现场挑一辆新的。”

方锐追上叶修,和他并排,一脸惆怅:“我爸怎么就没有这觉悟呢?”

过了一会儿,方锐又问他:“上个礼拜你又去酒吧啦?放学想和你一起走都找不到人。”

方锐对那家酒吧并不多清楚,只知道叶修在那里有认识的人,可以在那看书学习。他想想都觉得酷得不行。叶修看他眼馋,就问他要不要也一起。他家里管得严,不像叶修家里十天半个月见不到一个大人,只好含泪拒绝了。

不过这一次叶修就不是去酒吧了。

“没有,我不去那了。我是和王老师去了酒……”

叶修顺口就要把酒店说出来,一转头看到方锐黑白分明的眸子生生止住了话头。

“酒什么?”方锐问道。

“酒……久间书店。”叶修默默擦了一把不存在的汗,“去了久间书店。”

久间书店是一个神奇的存在,店主在里面码了一排又一排的书架,每一本都是专业性极强的高深书籍。又因为店内装修精致还设有阅览室,可供阅读与学习,在好学生中人气倒不小。这家书店被方锐亲切地称呼为“一睡不醒的梦幻之处”。

方锐瞬间就提不起劲了:“难怪你要和王老师一起。”


一进教室,叶方二人就被众人的视线包围了。偏偏这两人还无知无觉地落了座——他们是同桌。

开学初,王杰希就安排了男生和男生同桌,女生和女生同桌。方士谦给出的主意,说是免得助长早恋气焰。

就在他们坐下的时候,角落里的女生那里传来一阵小骚动。过了一会儿,一个女孩子被同伴们撺掇着走近,小心翼翼地在叶修身边站定。

叶修抬头看了一眼她,问到:“钟叶离,你的脚没事了吗?”

钟叶离抿了抿唇,脸慢慢红了,说:“只是崴了脚,不是什么大问题。”

叶修笑了起来:“没有伤筋动骨就好。”

钟叶离看着他,少年的笑容仿佛一束阳光直直照进她的心底。

“我没事的,就是你的……你的车……”

“之前那辆车修不好了,”叶修仿佛没有注意到她的窘迫一般,反倒是眼睛亮了一下,对她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压低了声音道,“所以我终于可以换一辆山地车了——我中意很久了。”

钟叶离一怔。

就是这样一段短暂的空挡,钟叶离身后突然冒出一个声音——

“班长,小离说她喜欢你!”


叶修闻言也是一怔,他下意识地看向面前的女生。钟叶离垂着头,长发垂落在肩头,看不清面容,隐约露出耳廓,淡淡的粉。

“没有,你别听柳非乱说……”

一旁的方锐凑上来,顶着一头毛茸茸的短发,鼓着脸插嘴道:“哥不喜欢你。”

“对不起。”叶修转头看了他一眼,很无奈地说,“哥不喜欢你。”

躲在钟叶离身后的柳非噗嗤一笑,露出脸来,毫不客气地开始取笑方锐的孩子气。

钟叶离反倒是舒一口气,一点一点退回了自己的位置。等坐回了自己的座位,她忽然很想看看叶修的表情,抬眼望去,入眸的是他正看着自己,唇角勾着一抹浅笑。钟叶离下意识也报以微笑,反应过来后,发现心里竟是一片坦然与安定。

柳非闹够了,一回来就戳了戳身边人的腰:“小离,你会不会难过?”

钟叶离摇了摇头。

“真的?你也不要太难过,本来嘛可能性也……”柳非显然是不相信,仍旧絮絮叨叨地说。

“真的。不如说,”钟叶离扬起一个笑容,竟有点俏皮的味道,“——更喜欢了。”

“啊?”


虽然确实是被直言“不喜欢”,但在那样玩笑一般的语境里她并没有感到难堪。她只是明白了一点:叶修正是借着这样一个机会,清楚明确地对她说——“对不起”。

——自己的心意并不会收到回应,却被对方温柔而小心地保护了起来。

“大概是……更喜欢了吧。”钟叶离有点不好意思地对同桌女生这么说道,“感觉比之前那次,还要更喜欢一点。”

本来,“喜欢”这种单方面的情感,就是不需要回应的。


所谓的“之前那次”,时间是在上一个礼拜五的中午。钟叶离问叶修借走了他的自行车。身为学习委员,她经常会在午休时分外出复印试卷。学校的文印室审批过程繁琐而拖沓,校外不远的文印店物美价廉,自然是更好的选择。

钟叶离不是第一次外出,叶修也不是第一次给她车钥匙,但偏偏这一次,出了事。

叶修和方锐在美食街饱腹后,回来时恰好看到从车上摔下来的钟叶离。

在方锐还在愣神的工夫,叶修已经跑到钟叶离身边了。

自行车倒在地上,后车轮压在钟叶离的脚踝处,一小缕鲜血顺着小腿蜿蜒而下。叶修小心翼翼挪开自行车,拧着眉问道:“自己能起来吗?”

“对不起……”钟叶离看着叶修手里已经摔得变形的自行车,声音里染上哭腔。

叶修却以为她是疼得掉眼泪,当下扔了自行车,当机立断脱下校服外套裹在她的腰腹上,一手抄进腿弯,直接把她抱了起来。抱起后,叶修的外套便严严实实地遮住了钟叶离的臀部。

钟叶离只觉得身体一阵腾空,下一秒便落入少年的怀抱,抬头看到叶修下颏利落的线条,轰一下红了脸。

“我送你去医院。可能是骨折,耽误不得。”叶修拦下一辆TAXI,正要钻进去,又停下动作转过身来。

“锐锐,你,”叶修下巴一台,毫不留情地打碎了方锐企图同行的小心思,“把这坨东西处理掉。”

“这坨东西”是指壮烈牺牲的自行车,以及散落了一地的白花花的试卷。

伴着方锐痛苦的应声,钟叶离简直羞愧难当,脸颊紧贴着叶修的胸膛,深深埋了进去,抬也不敢抬一下。

而心脏的跃动,是前所未有的强烈。


确定女生们不会再来了,方锐收回目光,低头认认真真看着自己掌心的纹路,好像上面开出了一朵花,假装不经意地小小声说:“哥喜欢我。”

叶修笑了,没有看他,转而开始翻找作业本,浑不在意的模样,也学他一样小声说道:“哥喜欢你。”


“下课。”

铃声响起,方士谦利索地宣布了最后一句话,抱着教案走出教室。

他今天的课程已经结束了,距离学生放学还有两节课的时间。他当然不会给自己加班,此刻健步如飞,只等回办公室把教案放下就可以走人了。

路过楼梯口的时候,余光隐约瞥见了两个人。两人都没有穿校服,估计是老师。就是有件衣服看着眼熟了点儿……

方士谦的脚步顿了一下,又往后退了两步。好奇心被勾上来,他想一探究竟。

如果没记错的话,王杰希今天穿的就是这身衣服。他有事不在办公室处理,躲在楼梯这儿干……什么呢……

等看清了楼梯拐角发生了什么,方士谦猛地停下动作,脸上的表情一点一点裂了。

他冷眼看着王杰希被摁在墙角,闭眼承受着面前那人的亲吻。方士谦不知道和他接吻的人是谁,他能看到的只有一个背影,和王杰希紧紧环在那人后腰上的手。


方士谦只看了一眼,就悄无声息地离开了。他迅速走进教师办公室,里面空无一人。目光扫视了一圈,方士谦反手挂了锁。

他走到王杰希的办公桌前,随意翻了翻就发现了一张卡片。方士谦伸手拿过,眯起眼仔细看上面的字,随后又默不作声把它收进了口袋。

那是一张酒店的房卡。


终于结束了一天的课程,王杰希是踩着最后的放学铃声走进办公室的。甫一进门他便是一愣:“你还没走?”

“嗯,还有点作业没批完。”方士谦眼观鼻鼻观心。

“难得。”王杰希也没在意,随口评价一句就落座了。

方士谦觑着他,口气平常道:“你脸色不太好啊,可别生病了。”

“可能吧,有人也这么说。”王杰希有些心不在焉,皱着眉在桌面上翻翻找找。

方士谦脸色一黑,他一点不想知道这个“有人”是哪个人。他假装没有看到王杰希此刻的动作,语气关心道:“生病了还是赶紧回去休息吧,万一发烧了明天还怎么上课。”

说完,他余光紧紧盯住王杰希。

王杰希却在小声念叨:“难不成是我记错了?还是已经被他拿走了?”

方士谦捏了捏拳,声音大了一些:“王杰希!”

王杰希终于看向他。

方士谦:“呃你脸很红是不是发烧了还是赶紧回去睡觉……”

“你今天吃错药了?真肉麻。”王杰希毫不客气打断他,不留半点情面。

方士谦:“……”

方士谦一拍桌子起身,恼羞成怒:“我这是为你着想!”

王杰希不理会,而是问他:“你有没有看到别人来过这里?”

方士谦慢慢坐下来,回答道:“那肯定有的,办公室进进出出的老师学生我也看不全。何况我也不是一直在——你有东西丢了么?”

“他是不是有和我说过会来拿走的……”王杰希真的感到有些隐隐约约的头疼了,抬手放在额头上,远高于正常体温。

王杰希下意识摸出手机,手指划了几下,却顿在拨号页面。过了一会儿,他简单整理了一下桌面,和方士谦告别,离开。

方士谦在他身后夸张地喊了一句:“直接回去休息啊!”



叶修对方锐毫无防备,就像韩文清对叶修一样。


评论(53)
热度(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