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摸的猫咪

被偏爱的有恃无恐

【叶吴】DEADLINE

昨昨昨儿和肃肃聊天开的脑洞(就是和她虚拟键盘那个一起的),她行动力太快了我甘拜下风。

为了避免一梗多用所以改了不少,背景灵感来自于日本作家与编辑的相处模式,不过因为了解得不是很多,有迥异之处请当作是私设。


 

 

1

 

“好的,好的。”

吴雪峰拎着大包小包的购物塑料袋,好不容易空出来的一只手拿出钥匙,眯着眼对准门锁,旋转,拧开。他歪着脑袋,手机夹在侧脸颊和肩膀中间,安抚电话那头的叠叠催促,缓慢而艰难地进了屋子。

一进屋,他就忍不住长叹一口气。

时间分明已经到了中午,灿烂到几乎喧嚣的阳光却被厚重的黑色窗帘不留一丝缝隙地隔绝在外。

……而电话还在继续。

“稿子我肯定会带回去,这请放心。所以能别卖关子,直接告诉我最终截稿日期是什么时候吗?”

吴雪峰走到客厅的窗边,刷地把窗帘拉开。透着玻璃直射进来的阳光刺得他眨了眨眼睛。

他就站在那里,逆着光,噙着笑,不知道在想着谁,眼角眉梢是软的,但口气已然冷下来。

“……是,他确实有点拖稿的小毛病,但你们什么时候见他误过正事?

“不好意思,我不能理解。

“我只知道我的作家连一个真实的截稿日期都无法知道。而更可笑的是,我身为他的编辑,却同样被蒙在鼓里!”

静默了一会儿后。

“我很高兴能够得到你的理解。”

 

2

 

吴雪峰捏了捏紧皱的眉心,收起手机,提着两袋子的蔬菜水果走进厨房。

他把买来的蔬果一一放进冰箱,整理好,把米饭煮上后,又挽起袖子,熟门熟路地找出扫帚拖把,简单打扫了一下屋子。

炒了两碟清淡的小菜,吴雪峰这才慢悠悠地靠近了整个屋子里唯一的卧室。

他推开门,毫不意外地看到叶修依然是蒙头大睡的状态。所有的房间就属这间最为漆黑,若不是门被推开,只怕不见一点儿光亮。

吴雪峰意思意思敲了敲大开的门板,咚咚两声响,睡在里面的人不为所动。吴雪峰便抿嘴笑了笑,踱到床边,毫不犹豫地拉开窗帘。外头的阳光针刺一般争先恐后涌入,顷刻间填满了卧室。

叶修背过身去,眼睛都没有睁开,很有经验地蒙上被子。

吴雪峰只能笑一笑,很无奈地凑到床沿边蹲下,对着他露出来的一只耳朵轻声呵气:“又熬夜了?”

叶修不做回应,似乎还陷于梦境。吴雪峰就这样静静地守着,目光温和地看着阳光洒落在被子上方,尘埃雀跃着起舞。

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一个闷闷的声音从被子底下传来:“困。”

嗓子哑得很。

吴雪峰忍不住笑,起身去给他倒了一杯温水。这回叶修乖乖坐起身,闭着眼睛咕咚咕咚喝完一大杯水,非常果决地倒进柔软的枕头里保持缄默。

吴雪峰手里使了点力,手指按上叶修的太阳穴。叶修拉着他让他坐到床边,自己捞着他的腰,脑袋埋进他的怀里。这样方便了吴雪峰给他按摩太阳穴。恰到好处的力度让叶修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

“主编和我说今天是截稿日。”叶修懒洋洋地说了一句。

吴雪峰眼睛都不眨一下:“别听他的,他自己都没把发行的事搞定。你想再缓几天也可以。”

然后他又放柔了语气道:“这次时间是卡得有点紧,我今天来也不是硬要见到稿子的,起来吃点东西吧。我做的。”

“我知道。”叶修顶着乱糟糟的头发坐起来,凑上去亲了亲吴雪峰的嘴角。

“你来,当然是想见我的。”

 

3

 

叶修轻易把吴雪峰推倒在床上,修长的手指卡在他的指缝里。吴雪峰被吻得呼吸都要不顺畅,却还是紧紧回握住叶修的手。

十指相扣。

“桌上,我做了菜……”吴雪峰不抱期望地说了一句。

哪想叶修当真停下对他的略地侵城,笑眯眯地起身,离开,在床边站好,十分自然地飘出了卧室,留下一句轻飘飘的“我饿了”。

吴雪峰只得低头看看自己已经被撩拨得有些微微抬头的欲望,苦笑一阵,整了整衣领,来到餐桌边坐下。两碗饭盛好后,叶修也洗漱完毕,在他对面落座。

叶修用餐的时候一般是不说话的,吴雪峰猜测可能是和家庭背景有关。两个人吃得都不慢,不一会儿就解决了两碟菜。

叶修收拾碗筷特别主动,在洗碗槽跟前挽起袖子,两个碗两个盘子两双筷子速度被解决。

走出厨房之后他看到吴雪峰盘腿坐在自家沙发上,腿上摆着一台笔记本电脑,正噼里啪啦敲着字。

叶修抄着裤带走过去,也不理他,只是在他旁边坐下,背紧贴着沙发枕,脖颈向后弯处一道优雅的弧度,偏过头,撩起眼皮儿看他。

吴雪峰也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叶修就笑了,嘴角的弧度钩子似的,把吴雪峰的心都要跟着勾走了。他蔫儿坏的,就是不说话,一双眼睛顺着吴雪峰的眼角瞟下去,鼻尖、嘴唇、藏在紧扣的衬衫底下的锁骨、胸膛、小腹,往后是……

还能怎么做,还能做什么呢?吴雪峰抿了抿唇,笔记本被他丢在茶几上,衬衫也扯了开。他翻身坐上叶修的胯。

扶着叶修的东西坐下去的时候,吴雪峰用仅存的一点儿理智去想:我可能真的是爱惨了他。

 

他们从沙发做到床上。叶修用手蒙住吴雪峰的眼睛,从背后狠狠贯穿他。

叶修的手指顺着他的股缝向上划过去,脊背强烈的刺激让吴雪峰整个身子都在发颤。视线被遮蔽,眼前是深不见底的漆黑,吴雪峰只能在惶急中咬碎了呜咽,两腿间早已是一片泥泞。

结束以后吴雪峰也没能一下子从刚才的状态里脱身。他说一周后自己要去国外培训学习的时候,声音还是被捣碎了似的无力,用的气声。

那时候叶修从背后搂着他,正专心地吻着他兀自颤抖的蝴蝶骨,不理他。

“吴雪峰。”他只是喊了他的名姓,吐出来的声音又是撩人又是性感。

我爱你。吴雪峰在心底接口道。

 

第二天清晨,他看到床头柜上整整齐齐码好的一叠手稿,最后一页龙飞凤舞地签上了“叶修”二字。

而手稿的主人就在他离他最近的地方,睡意正酣。

 

4

 

那时候吴雪峰还不知道山雨欲来,也不知道就在他出国的那档子时日,嘉世变了天。

嘉世的新人编辑给他带了话,无知且无措:“吴老师,我们没有人知道叶神去了哪,他离开嘉世以后就失踪了!”

随后,被打压得极为严重的新锐作家邱非在与他取得联络时却完全没有提及自己的事,而是眉头紧锁,对他说道:“我相信老师做什么都有自己的打算。但我还是希望您可以尽快回来,嘉世……”

后面的话并没有说完,意味不言而喻。

紧跟着,他收到了来自叶修的消息:留下。这是一次难得的进修机会,你等很久了,不是吗?

吴雪峰简直要气笑了。他现在别无他想,不过是想见到他。

但叶修不愧为叶修,他大概是太清楚自己性格了,稍晚时候又来了一条信息:你来又能怎样。

区区六个字,成功让吴雪峰红了眼。他克制地捏着手机,把那封来自“未知号码”的短信翻来覆去地看。

过了很久,他颓然垂下手。手机就这样直直落下,在木质地板上发出一声喑哑的呻吟。吴雪峰背靠着墙,身体缓缓滑下去。他从口袋里掏出第一时间买来的回国的机票,反反复复看了很久。

他大概永远也无法理解叶修。

为什么他可以做到这一步,又为什么他可以理智无情到这个地步。

他究竟是抱着怎样的心情与他做爱,又是以怎样的心情看他飞向蓝天,飞往另外一个国度。

他怎么可以不让他见他呢?他又是怎么能做到一边眷恋着他,一边却又毫不犹豫地推开他?

这些吴雪峰都不知道。他只是觉得太累了。

“那你听我指挥就可以了。”

上一次他说这话的时候,叶修是这么对他说的。

吴雪峰闭上眼睛,伸手把机票撕碎了。碎纸片飘落下来,一地荒凉。

——那么这次也是,什么都不想,听他的吧。

 

5

 

阳光大好的日子里,落地窗大开着。暖融融的阳光落进室内,为整个室内染上一层俏皮的色调。

书房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主编喜欢我的文章,我很荣幸。只是文字的东西,硬要规定一个时间,我也是不能保证的。”

他抬起头,透过窗看了看阳台上的绿色盆景,低下头写下几个字,对躺在桌上的手机继续说道:

“我是自由撰稿人,真的不需要编辑负责。

“这一季的发售如果没有赶上,那就下一季,下下季。就算最后因为我的原因没能出版,那也没什么关系。

“陈主编,你真的不必为我浪费过多资源……”

男人在手稿的最后签下自己的大名。

“不好意思,好像有人来敲门了,先失陪一下。”

电话挂断后,那头的漂亮女人握着话筒有些疑惑:“我刚刚有告诉吴先生,我们的责编已经出发了吗?”

身边有人回答了她:“没有,果果。”

 

同一时刻,男人开了门。

站在外面的人咬着一根没有点燃的烟,看到是他后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然后凑近他,贴着他的耳朵,用煽情的语气说道——

“我饿了,你这里有东西可以招待吗?”

 

有人体会过心脏狠狠抽动时那一刻的心情吗?

有人感受过被失而复得的狂喜所攫住是怎样的一种体验吗?

而最后,男人也只是抿了抿唇,弯出一个矜持的弧度——

“你来了啊。”

 

你终于来了。

评论(32)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