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摸的猫咪

被偏爱的有恃无恐

【31H/修平】目击者

 @叶神生贺49H企划进行时 

字数:即死达线

 @鲜吃鸡 给仙儿BB的!


>>>正文


孙哲平受伤的消息在道上疯传的时候,叶修已经在B市机场的酒吧里坐着了。

 

孙哲平看到他倒是一点不吃惊,他清楚叶修的厉害之处并不单单体现在情报网上。孙哲平近乎是抱着欣赏的眼光观望了一会儿,端着酒杯凑过去。 

叶修坐在吧台的高脚凳上,穿着灰色长风衣,两条长腿自然垂落,露出一小截脚踝,整个人的气质是懒散的。他手里捏着酒杯煽情的细腰肢,摇摇晃晃的,也不尝,里头血红色的波光,微漾着。 

叶修像是笃定他会来,孙哲平在他身边落座,眉眼间没有丝毫讶异,却在转头看清他酒杯里的东西后,没能绷住表情,笑喷了。 

“闭嘴。”孙哲平看了一眼杯子里的牛奶,在叶修那张话实到骨子里的嘴里吐出嘲讽前叫停了,带点尴尬的恼怒神色。 

过会儿他不情不愿解释一句:“说是对伤口好。” 

“残了没?”叶修专注地看着他缠上绷带的右手,懒洋洋地问。 

孙哲平冷笑一下,正要说什么,却看叶修把杯中酒一饮而尽,怔了怔。 

这是叶修第二次在他面前实打实喝酒。他们干这档子事儿的,其实不适合喝酒。酒精会麻痹神经,会让他们持枪握刀的手不稳,让他们没有办法在每一时刻保持最好的状态。 

叶修不喝酒,一半是这个原因,一半是他真的不喜欢。 

上一次他喝完之后看着孙哲平笑,笑容里参了点儿醉意,说:“心里不痛快,身体上也要找点不痛快。” 

当时气氛恰好,只怕是情浓,他们终究没有做到最后。 

 

现在么…… 

孙哲平看着叶修垂落的眼睫,暗自舔了舔嘴唇。他得承认,他对上一回不是不遗憾的。 

于是他回答:“上能打枪下能打炮,你说残了没?” 


货不对板


彼时孙哲平看到叶修坐在吧台的高脚凳上,屈起长腿。其人五指修长,温柔地环住高脚杯,仿佛拥吻情人煽情的腰身,垂眉敛目饮尽杯中物。

他恍惚间以为自己正在见证一场蜕变。

确实是有哪里不一样了,又还是那个样儿。

这一见证,就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叶修侧过头问他:“做了这么多年自由人,想不想回归组织的怀抱?”

“什么?”

叶修静静地抽着烟:

“兴欣是我一手建起来的新队,你愿不愿意跟我?”


评论(17)

热度(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