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摸的猫咪

【叶all】大地 1.

警示

请谨慎跳坑

(意思是这次口味非常8主流,但我很喜欢,并且会好好写,莫忘莫失不离不弃

一句话概括“15岁的小狼崽,日天日地日成年”


分享初心:

你想象一下,15岁的叶叶,淡漠寡情,认准了理儿绝不松手,面部线条俊郎又锋锐。

方士谦见着他第一眼,就在心里啐,养不熟的小狼崽子。




“老师,你怎么会来这里?”

王杰希抬眸,面前的人让他十足意外。他所带班级的班长,叶修。

印象里叶修一直是个安分守己的好学生,品学兼优,身高腿长,进校以来人气居高不下。也有不少女生暗自心仪他,但他一直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

总之,确实是一个不会让他难做的学生。

王杰希的形象向来是认真负责的,此刻骤然被自家班长在酒吧撞见,即便他已经算得上教龄丰富也未曾遇上这种事,不由脸热。他转移话题道:“你是跟着我来的吗?”

虽说是转移话题,但他也确实好奇。自己一个成年人,在酒吧小酌两杯没什么值得诟病的,最多他为人师表不应给学生见着;但叶修一个入校新生,在他眼里又是从不惹是生非的好孩子,怕是只能是跟着他来的吧?

王杰希一边给自己答案,一边暗自检讨道,下回还是别来这家酒吧了,离学校太近了。

叶修听了他的话,脸上的表情有些古怪。但他没有再追问什么,简单回了一句“我是来找人的”,就熟门熟路窜进了里屋。凭王杰希的视力,能清晰看到调酒师身后那扇小门上挂着“非请勿入”的小木牌。依稀能听到一个温和的男声,觉不是出自叶修之口——大抵是错觉。

难道叶修的家人是酒吧老板?还是人不可貌相,他竟与社会青年有所往来?揣着不着边际的猜想,王杰希已经有些坐不住了。起身,结账,离开。

走之前又回头看了一眼招牌,他叹了口气。还是疏忽了,希望不要把这孩子带入歧途。他并不认为像叶修这样年纪的孩子——是的,孩子——过早接触这些人和事是适合的。或许他该找时间和他好好谈一谈。王杰希心里有些后悔。

十五岁的少年郎,应该享受的是阳光灿烂下的青涩年华。

 

第二天一早,王杰希心底还在嘀咕这件事的时候,推开办公室的门,叶修已经静静等在他的办公桌边上了。长身玉立,眉目疏朗。

王杰希恍惚了一阵,定了定神,问道:“有事?”

叶修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整了整手里的一叠纸,放在他的桌上。

“所有的学生情况表已经誊抄好了。老师,你看一下。”

“好,辛苦你了。”王杰希这才想起来,叶修不仅是自己的学生,而且还是班长。自己确实有托他汇总班级学生的个人资料。

他的举动看上去和平常也没什么不同。王杰希暗忖。

王杰希坐下来随意地翻阅资料,叶修已经简单装订好了。他此刻静静地站在王杰希身边,也不说话。但王杰希知道,他这是在等自己说话,让自己想想,还有没有什么事情是需要他办的。

说不上什么理由,但他和叶修就是有这种默契。

王杰希本想说没什么事了,但资料翻到某一页时,还真给他想起一事。他从里面把那张资料页抽出来,递给叶修,并对他说道:“何谨言同学的父母长期出差,开学起我就没有见过他们。他的临时监护人——就是他的小叔,既没有来过学校,也没有留下任何联系方式。你下午放学之后,可以抽空去一趟他家,把他的信息补全吗?”

顿了顿,他又说:“抱歉,总是麻烦你。不过今晚我有些事情要留校处理,只能……”

叶修想了想,对他的老师说:“中午就可以。我约谨言一起,请他带我去他家。”

王杰希微微一怔。印象里何谨言是个有些胆小的男生,也许是自卑,潜意识里抗拒与旁人交流。王杰希正为此而发愁,却没想到,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叶修和他的关系已经好到可以直呼其名的地步了吗?

叶修的目光顺着递在他面前的那一页纸一路往上。王杰希的手指屈起,稳稳拖起纸片。叶修敛了视线,接过,唇角抿出一个浅浅的弧度。他对老师礼貌地道了一声再见,转身离开。

王杰希脑海里划过一个奇怪的念头。他会不会,对叶修有些过分依赖了?

转而他就笑话自己。想什么呢,只是一些小事而已。

 

上午最后一节课宣布结束以后,叶修喊住了何谨言。

何谨言惊讶地望过去,叶修对他扬了扬手里的资料纸,笑了。“带我去你家呀。刚才不是说好了?”

“嗯,嗯。”何谨言有些不好意思地应声道,又小声说了一句:“我以为你是开玩笑……”

叶修没能有幸听到他后面那句话。他正在全力应付面前的方锐。

方锐扑过来,一把鼻涕一把泪情深不悔状:“哥,你不要我了吗哥!哥,你干啥你不能带我呢!”

“方锐,你醒醒。和你说过多少遍少看点肥皂剧……别把鼻涕往我身上擤!”

“呜,你嫌我,你嫌我了……”

“对,就是嫌你。”

“……”

闹腾了许久,方锐才算是消停。他把自己那点儿小身板使劲往叶修怀里挤,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眨呀眨,满脸期待地说:“哥,我和你们一起。”

叶修问他:“不带你会怎么着?”

方锐说:“闹。”

叶修只能用他那双饱含无奈和歉意的眸子看向何谨言——

还没等他酝酿好说辞,何谨言就已经客气地连连摆手道:“那就一起吧,一起吧。我无所谓的。”

叶修瞅瞅方锐,再瞅瞅何谨言,两相对比,真心实意地对他说:“谢谢。”

何谨言腼腆地笑了,脸颊带了点红。

 

他们到何谨言家的时候,正是他的小叔给他们开的门。男人看上去邋里邋遢,下巴一圈青色的胡茬,嘴里咬着已经烧得殷红的烟屁股,眼睛也是通红的,几天没睡觉似的。标准无业游民的颓废样儿。

“小叔。”何谨言小心翼翼地喊他。

叶修说明了来意,男人只是稍加打量了他一会儿,就拿过那张纸走进了里屋,没有说一句话。何谨言勉强笑了笑,把叶修和方锐请进屋。刚落座,他小叔就已经拿着填好的单子走出房间——

叶修伸手接过。男人有一手漂亮的字,龙飞凤舞,似乎彰示着主人桀骜不驯的秉性。叶修礼貌地道谢,他却扒在窗台又抽起烟来,并没有把注意力放在这边。

事了,方锐要去他们常去的那家小菜馆解决午饭,还拉着何谨言一起。何谨言受宠若惊,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希冀地看了一眼叶修,却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在下一秒猛地收敛了表情。他下意识看了一眼窗边的男人,见他依旧在那自顾自吞云吐雾,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他们就要离开的时候,屋里的男人说话了,是对何谨言说的:“给我打包一份送来。”没有任何多余的情绪,上来就是冷冰冰的命令。

这回,何谨言的脸上确是没有一点点笑容了。他应了一声好,声音平板而呆滞。

叶修不动声色地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被方锐拉走了。

到了菜馆,何谨言很自觉地向面前两人解释自己家中的古怪情形:

“……说小叔是我们家的远房亲戚,我从来没有见过他。……好像是最近刚和女朋友分手,所以……”

“等等等等等!”方锐失手打翻了手里的醋,他身边的叶修眼疾手快扶住,却也还是洒了半壶——在他的饭菜里。

方锐苦着脸:“我可不可以……”

叶修垂眸,亲切地按住他的手:“不可以。”

方锐闷闷不乐地捧着碗,后知后觉抬起头问何谨言:“你刚刚说什么?”

叶修也看向他。

何谨言:“……”

他们的目光和先前并没有什么不同。何谨言的心情忽然一阵轻松。

“没什么。”

 

王杰希推开办公室的门,就看到方士谦大爷似的瘫在椅子上,叠着腿。他目不斜视,径直走过他坐回自己的位置。

“喂。”方大爷仰着脖子开口喊他,然后故作神秘地停下话头。王杰希根本不吃他这套,眼观鼻鼻观心,翻开一沓作业本开始批。反倒是方士谦坐不住了,装模作样咳两声,跟在人民大会堂上发言似的宝相庄严开口道:“老王同志,你新学期刚来这边校区没多久,周围环境混熟了没?”

“没混熟你带我么?”王杰希语气闲闲地反诘。

“美得你。”方士谦翻一个白眼儿,估摸着王杰希这会儿也在翻,想想不能给他机会,赶忙继续说道,“其实具体的我也不太熟哈。我就给你提个醒儿,学校附近不就有个酒吧么,叫什么来着——”想了半天确信自己不记得名字,方士谦利索地放弃了:“名字不重要。你大概不清楚吧,那间酒吧——”

午休时间,只有两人的办公室,方士谦左右看看,最后猫着腰凑到王杰希耳边,悄声公布答案:“是这一片出了名的同性恋酒吧。”

“哦。”王杰希批改作业的手顿了一下,又若无其事地继续批下去。

方士谦回到自己的椅子上,说:“紧挨着学校开酒吧,为什么能一直开下去我也是不太懂。据说老板是个外地人,自己是个同性恋被家里赶出来了,就在这里建立小伙伴根据地。来捧场的都是……久而久之,那里也就……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我和你说这么多,就是为了告诉你:你要是想喝酒,随便哪去都可以,但甭去那种地方!”最后,方士谦一句话结束了自己的滔滔不绝。

晚了。

王杰希在心里翻了一万个大白眼——不仅去了,而且还给自己学生撞见了。

“你别歧视人家同性恋啊。”王杰希只能搜肠刮肚出这么一句。

“不歧视不歧视。”方士谦动作夸张地摆摆手,看上去要打人一样,“我跟他们不是一路人,能靠远点就远点。最好别给我在路上撞见。”

王杰希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恰好方士谦的手机响起。他想也没想接过,应了两声朝王杰希比个手势就出去了,想来是有事。

王杰希一个人静坐在这方空间里,几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他揉了揉有些僵硬的手腕,又是一阵叹息。

——他是个同性恋。

如假包换。

王杰希有时候会想,迟迟无法向家人朋友公开自己的性取向,大概就是身边有太多人对这个群体抱着和方士谦同样态度的缘故。他至今还能记得,自己第一次对方士谦稍加试探的时候,他眼底毫不掩饰的不屑。

于是他把自己包裹进坚硬的铠甲里,碾灭与外界相连的一切,同时也拒绝一切诉说的机会。

偶尔,他也会苦中作乐地想,那个能让他心甘情愿脱下铠甲,暴露出自己一切软肋,并任其所伤的人,毕竟还没有出现。

幸好他还没有出现。他想,他是无论如何不愿那人被流言蜚语所伤的。

 

门再度被推开。

也许是方士谦回来了。王杰希调整好情绪,抬眼望去——

叶修黑阗阗的眸子仿佛有着某种摄人心魂的力量,在看到他在的那一刻,弯起两道浅浅的弧度,像是在湖心投下两颗石子,漾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是那样微小而确切地存在着。

王杰希一时间忘记了言语。

等叶修走到他面前,把填满的何谨言的资料纸递给他,他才猝然惊醒。王杰希下意识起身,结果用力过猛,大腿狠狠撞上了办公桌,大脑也由于站起的突然而一阵眩晕。他又跌回座椅上。

叶修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他的身后。王杰希略略抬起头,就能看到他低垂着眼睑,看着自己。

太近了。

王杰希又晕了。他猛然想起方士谦“善意的提醒”——现在根本没有时间去伤春悲秋考虑出不出柜的问题。昨天叶修古怪的表情他并没有放在心上,只当做他惊讶于作风严谨的自己会进酒吧。现在想想,只怕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叶修必然是知道那家酒吧的性质的。他觉得自己要是再不趁机解释一下,估计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但是该怎么解释?——“昨天不是你想的那样虽然我是GAY但我不知道那是GAY吧所以我没有泡GAY吧拜托你不要误会”?

……这样的解释意义何在。

王杰希,性别男,性向男,时年29岁,正经高中老师,打娘胎里出来的大龄单身青年——正在面对年纪几乎小自己一半的少年,第一次感受到人活在世的艰难险阻,社会恶意。

他几乎要恨起自己那点可怜的骄傲了。纵使再如何逃避,他也绝不允许自己拿性取向的事儿扯谎。他或许会言辞躲闪,或许会顾左右而言他,但他绝不会,是的,绝不会昧着良心说自己欢喜姑娘。在任何人面前都绝不——

“老师,你有正在交往的恋人么?”

什么?

王杰希一怔。他忍不住更多地仰起了脸,眼睛正正对上叶修。近看了,才看得出叶修的眼睛真的很黑,一汪深潭似的,轻易能勾得人挪不开眼。

不搞玄乎,说白了就是,王老师现在看自己学生看得挪不开眼儿了。

叶修很认真地看了他一会儿,放松下来,眼底漾出星星点点笑意,唇角若有若无地勾起。他一只手从王杰希的肩头穿过,按上他刚刚撞上桌面的大腿,一下一下,力道不轻不重,恰到好处。这个动作,就好像是叶修把他护在怀里一样。他眯起眼,很笃定地开口:“你没有。”

就当是受了哪路神仙的蛊惑吧。叶修侧过脸吻上他的时候,王杰希做如是想。





评论(98)
热度(301)